打印页面

首页 > 音乐知识音乐理论音乐理论知识 漫谈音乐曲式

漫谈音乐曲式

曲式,顾名思义就是乐曲的形式。可以说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以一定的形式而存在的。虽然像音乐那样看不见、摸不着,但能听得见,能听见也就有它一定的形式,那就是根据时间的展开程序,这个程序就是它的形式。德国音乐学家汉斯立克认为:“音乐的内容就是乐音的运动形式”(《论音乐的美》)。这里我们不去探讨音乐美学上的诸多问题,仅从汉斯立克的话也证明了音乐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它确是有形式的。乐曲的形式——曲式,就是音乐展开的时间逻辑结构;音乐作品赖以写成的形式规范。这种规范是前人所积累的、给今人作曲提供种种的经验结晶。有没有“这个借鉴是不同的,这里有文野之分,粗细之分,高低之分,快慢之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实际上后人不借鉴前人的经验结晶几乎是不可能的,音乐曲式是最能说明这一问题的。当然,曲式虽为形式规范,但它是具有极大灵活性的。作曲家们既借鉴前人的作曲结构又有所突破,这样才使音乐曲式不断地丰富,否则也就不能解释自古以来各种曲式的演变与积累。有人将曲式的这种变化,比作我国文学诗词中的格律。例如,“词”的格律被称作词牌,后来的填词者按照某一词牌的句数、字数、四声、用韵等来规范填词,创作出了无数风格各异的精彩篇章。同时,对词牌本身常常又有所突破,产生出了很多“又一体”,甚至有的成为一种新的词牌,音乐中的曲式也正是如此。那么,对于各种曲式的形成,首先涉及到的是曲式理念的问题。例如,为什么西洋曲式后来会产生出像奏鸣曲这样一种曲式?看来一是得力于哲学的思维,二是得力于器乐的发展。西洋的哲学历来发达,那种二元对立的思想又与基督教的精神思维模式相关。从公元前四世纪著名的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到他的学生柏拉图,以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被并称为“古希腊三贤”。尤其是到了17~18世纪近代哲学中期,自“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以后,出现了英国哲学家培根;法国哲学家笛卡 尔、卢梭;德国哲学家康德、谢林、黑格尔以及后来的马克思、恩格斯等等,哲学的面逐渐放大更深入到了音乐的领域。这种哲学思维也就充分表现在奏鸣曲式的结构上,它一开始就存在着两个主题“对比”和“统一”的交织,并以此作为乐曲发展的动力。这样,乐曲也就在这种哲学思维下得以不断地呈示、发展、展衍、完成。因此,说它首先得力于哲学的思维,就是基于这种结构机制而言的。而奏鸣曲一词最早是源于意大利文“sonare”,意为“鸣响”,于欧洲13世纪被用于音乐,17~18世纪是泛指器乐曲,以相对于泛指声乐曲的“康塔塔”,后来海顿与莫扎特确立了近代的奏鸣曲式。因此,这种对比统一发展的机制只能在较为成熟的器乐曲中产生与运用,在通常的声乐曲上很难应用的。那么,对于中国音乐来说,哲学渗透到音乐的层面,应该说在远古时代也是很充分的。孔子就认为“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论语•泰伯》),这也可看作是哲学层面上的话。虽然春秋时有“百家争鸣”,魏晋时有“名实之争”等,但长期以来儒家的“中庸之道”和老、庄的“一”与“和”等理念,以至发展到后来人们认为一切矛盾得到调和的世界,才是至臻至善的美。这样,与欧洲积极的哲学思维相比就显得较为内向而消极,这就不可能产生出类似奏鸣曲式的音乐哲学思维。当然,音乐生产力发展的水平不够,尤其是器乐长期追随声乐使器乐发展得不够成熟,也就产生不了类似奏鸣曲的曲式来。奏鸣曲式长大的呈示段、展开段、再现段结构,对乐思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而我国长大的结构是在戏曲的声腔音乐中形成的,那就是一种套曲的形式,将各曲牌或板式根据旋律节奏变化的快慢,以散、慢、中、快、散的渐层节奏发展模式构成联套,因而形成与西洋奏鸣曲不同的乐曲结构形式。此外,另一种可参照的如阿拉伯及我国新疆的木卡姆套曲,是一种声乐与器乐间奏的结构形式。每一种木卡姆都有自己特定的核心音,具有一定的形式规范,因而所表现的情感内涵也是不尽相同的。而且,各段的长度相差很大,以基本旋律的反复变奏、装饰及即兴式的演奏构成乐曲。在节奏变化方面常一类是自由节奏的乐曲,每个音时值的长短取决于演奏者即兴的安排;另一类是有固定节奏的乐曲这是一些格律较为严格的歌曲、器乐齐奏曲、合唱曲和民间舞曲等。阿拉伯的节奏型大约有100多种,最长者可达176拍,显然,它们与我国戏曲的曲牌与板式套曲结构也是不相同的。再则,与阿拉伯木卡姆相近的还有印度的“拉格”,它是一种旋律的框架,每种拉格都有它自己特定的音阶、音程和旋律片段,因而它的即兴表现也是颇为重要的。音乐家们很难为拉格下一个确切的定义。格罗夫音乐大辞典认为拉格不是音调,也不是调式化的音阶,而是音阶和音调的延续。一方面它具有调式的功能,另一方面它具有旋律的特色。有的认为拉格是一种音阶式旋律型。它既有基本音阶,又有基本旋律结构。还有的认为拉格是一种曲调是一种音阶,但实际上在西方并没有一个与拉格相同或相对应的概念,等等。正如我国戏曲中的【摇板】之类,在西洋音乐中也很难有对应的概念那样。因此,可以说对于阿拉伯木卡姆与印度拉格来说,首先它也是一种近于音乐哲学的思维。据说对阿拉伯听众的调查询问,能够证实不同的木卡姆能引起不同的情感反映。同样,印度的拉格还有“拉斯”的意味,拉斯的梵语就是韵味的意思,它是被认为永恒不变的、一种特殊心理与情绪上的享受,这些都可以提升到哲学层面上来看待。当然,在古希腊时代也存在过这种音乐现象。而我国音乐中的母子关系的联套结构,如江南丝竹中的“五世同堂”联套,就充分体现出老、庄的“一”与“和”的哲学思维来。除此之外,无论是阿拉伯木卡姆还有印度拉格,它们大都是一种歌舞形式,虽是以歌为主,也有较独立的器乐间奏段,但总体而言器乐的独立性也是不强的,因而也不可能形成与西洋奏鸣曲相当的曲式结构来。

那么,同是作为一种音乐结构,应该说中西音乐是既有共性又有个性的,其个性的表现常常与中西语言的不同特点等方面有着密切的联系。例如,西洋曲式的结构,常可以分为乐素、乐节、乐句、乐段等,以至形成二段式、三段式,最终组合成奏鸣曲式、回旋曲式等大型曲式。而我国的曲式结构,也是由乐逗、乐节、乐句、乐段等构成,以至形成一段体、多段体及变奏体、循环体、联曲体等曲式结构。由于较小结构的共性可能多一些,例如,像“反复”这种手法的运用,正谓“一而再、再而三”(《尚书·多方》:“至于再,至于三。”),在音乐中大约反复了三遍后就应该需要变化了,否则就会感到单调,这就是共性的东西。又如,四句或八句式的乐段在中外音乐中是较多见的,因为它们长短适中,如起、承、转、合的四句就十分的顺畅。当然,西洋乐曲的四句式还需表现在和声的运用上。四句到八句以至十六句,都是中西音乐中较多出现的结构。问题是在句式或段式的内部,像西洋音乐常是以一个动机(乐素),经过音程的模进变奏等手法,作音高及音高相互关系的各种变化来发展乐思,形成乐句或乐段乃至整首乐曲。但是,这些手法的运用常需要音阶的细分,如常运用十二声音阶等。而我国音乐多用五声及七声音阶,因此严格的模进常受到音阶用音的限制,故只能有条件地运用变奏,常用的是变形的手法。变奏通常较严格而变形就较宽泛些,从这一根本点上讲,为什么我国没有产生像奏鸣曲那样两个主题对比的结构,从技术层面上其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我国的器乐常根据声乐唱词结构而体现出它的特点来,例如,根据“词”句尾常押韵的原因,乐曲旋律常较多运用“换头”的结构,这样也就产生出“叠奏”的结构形式,如《阳关三叠》曲就是明显一例。但是,如果从音乐方面来讲,运用乐句的“换尾”其结构上的对比性较大,因此,后来这种叠奏结构就较少运用了。另外,还有一种被称为“围绕中心音”旋转的旋律发展手法,实际上也可看作是“换头”结构的延续。也就是说句末字因用韵保持一定的稳定,在音乐上就是结音不变而通过各种高低旋律线的变化进入结音,这就形成了这种“围绕中心音”的旋律形式。更有甚者就是在旋律变化中另加入调式对比的因素,像潮州音乐中运用“轻六、重六、活五”等那样,使同样落于一个音上,由于音阶调式用音发生变化,产生出不同的旋律线,韵味色彩也就不同了。还有一种根据词句字数的多少,构成音乐上的“一、三、五、七”奇数句型的组合,被俗称为“金橄榄”(即两头小中间大)的结构是极有特点的,例如,我们比较熟悉的聂耳编曲的《金蛇狂舞》曲即是,这种曲式在西洋音乐中是没有的。还有我国戏曲音乐中的【摇板】、【垛板】、【散板】等板式,也是极富于民族特色的。看来我国器乐结构及其发展手法,大都是从声乐上转移而来的。因此,无论是曲式结构还是旋律发展手法运用,中西音乐均表现出各自的特点来。另外,我们在听阿拉伯乐曲时,可以发现它们的律制也是自成体系的,被称为“四分之三体系”。音阶用音变化很多,节奏变化也很丰富,旋律上常也有环绕核心音作多种多样的组合变化,形成色彩绚丽的阿拉伯音乐花纹,能创作出无数优美动听的乐句篇章。而像印度的音阶倒是细分的,一个八度分为22个“什鲁提”(律)。然后,每个音程包括2、3或4个来组成音阶。印度音乐听来像是不断的由一群音在迂回、萦绕、盘旋,时高时低、时响时轻,这种旋律方式显然与印度语言与民族习性有很大的关连。总之,各种不同的乐曲常就有不同的曲式结构,而种种曲式结构的不同,其构成的方法有的相同有的不相同。一般而言,在低的基础性层面上它们的共性就多些,越到高的曲式层面各自的特色就表现得更为充分。当然,经常在小结构中已存有以后发展成曲的“因子”,像奏鸣曲式旋律主题的“动机”,就早已隐伏在基础层面之中,犹如细胞分裂的方式推进发展的。而我国的变奏曲、套曲等结构上并没有这种发展因子,它是犹如细胞变形的方式不断展现的。因此,对于旋律的发展手法而言,自然有的推动力大些,有的推动力小些。故而像奏鸣曲这种大型的曲式,它似乎是由小至大纵向式发展的而我国的联套式乐曲似乎是横向式组套的。不管怎样,曲式结构有简单与复杂之别,关键是看所表现的乐曲内容。因此,大型而复杂的内容借鉴吸收西洋奏鸣曲式看来是有必要的,例如,像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就借鉴了奏鸣曲式,对内容的展现是有极大帮助的。

文章来源:http://article.huain.com/theory/article/2015/0128/57193.shtml